我不行了,从季羡林之后的名单死活发不出来了

 
《新世纪周刊》:不是这样的表述,但有这样的意思。
韩寒:对,当时是看了一个什么当官的电视剧,然后顺口一说。但当时对所谓的当官其实是没有了解的。
《新世纪周刊》:你觉得你是适合这个时代的人吗,还是说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能获得这样的成功?
韩寒:我觉得这种问题很简单。就像你问你适合不适合你男朋友呢,就得问你男朋友适合不适合。我适合不适合这个时代呢,我觉得你去问时代,不应该来问我,这个时代应该回答的问题。
《新世纪周刊》:你觉得韩寒之所以为韩寒,跟上海的关系大吗?
韩寒:我觉得不大,上海也是为我提供素材的地方而已。
《新世纪周刊》:那北京呢?
韩寒:我觉得也不大。
《新世纪周刊》:北京不是让你遭受了很多不快的地方吗?
韩寒:其实也没有,我说得有点夸张了而已。影响对我来说都是人给我的影响,一个城市能给我什么影响,都是钢筋水泥的。
《新世纪周刊》:退学到现在,有没有发生一些人生观遭受重大转变的事情?
韩寒:这个不大会,因为往往是属于那种见识比较少的人人生观容易受到很大改变。
《新世纪周刊》:你一直都是见多识广吗?
韩寒:也不是见多识广。就是那些人可能的确是他们一方面见的也少,另一方面看书看的也少,好不容易看本书了就都是感触,好不容易碰到个什么事就改变他们的人生观,但我觉得这样的人往往不可能成为一个特别好的作者,哪有一天到晚人生观改变的作者。
《新世纪周刊》:成长过程中有没有一些事对你影响特别大的?
韩寒:我觉得有,而且是很多方面,所谓的影响很大可能是心情上的影响、各方面的影响,但是我觉得这些影响只属于我个人。
(实习记者武薇对此文有贡献)
2009-12-20 17:32 回复  
《新世纪周刊》年度人物提名
这些人会让我们想起2009,尽管他们没有最终取代韩寒,成为今年的年度人物
陈及时、何东旭、方招——大勇
这三个因抢救落水儿童而遇难的湖北大学生,做了一件他们和他们的同学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事。不成熟的生命教育,少数武断的媒体,逐利的捞尸者,似乎没有人犯下太大的过错,然而人性尊严这条底线,就被狠狠地越过了。
高锟——单纯
只有孩童般的单纯才能改变这个世界。从霞飞路到圣约瑟书院,再从伦敦大学到贝尔实验室,何其幸运,这条路保护了高锟对科学的单纯。单,就是一。高锟这辈子,只爱了一个女人,做了一件事,得了一项诺贝尔奖。老年痴呆后,世界依旧使用着得益于他的手机通讯
,这个女人依旧陪伴在他的身旁。而诺贝尔奖,真的不重要了。
艾未未——硬汉
汶川地震一年了。这个以艺术为业的人,坚持寻找着一个个死难学生的名字,并愿意因此面对无穷无尽的麻烦。除了一部不能公映的电影,艺术家艾未未今年并无新作问世。在力量强大的时间洪流中,有时候坚持旧的,比开创新的更加重要。
2009-12-20 17:36 回复  
我不行了,从季羡林之后的名单死活发不出来了。吧主把重复的楼删一下吧。我再研究研究咋发?
2009-12-20 17:42 回复  
王海凡 
可以 我觉得可以 呵呵....0.0
2009-12-20 17:43 回复  
地平不是线 
不插楼不插楼
2009-12-20 17:46 回复  
11楼是百度重复发的,吧主请删之。全文未完,后面的一个名单我用和谐测试器和换繁体字都不行,谁能发就帮忙发出来吧。原文在其他网站也有转载。
2009-12-20 17:50 回复  
朕射袮呒罪 
42位粉丝 
北京市长还是上海市长?
留个记号,晚点再看,太长。
2009-12-20 17:51 回复  
我顶!!1
2009-12-20 17:56 回复  
好长...看完了。
2009-12-20 18:01 回复  
我就要在商言商 
为了让更多有兴趣的人看到。我必须要顶啊
2009-12-20 18:21 回复  
楼下de给钱 
呃 
刚夺冠又要选市长? 
真是小母牛过独木桥 
牛B一个接一个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